首页> 小说> 正文

逃妻归来要复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陆厉深于静雅小说无删减版

来源:然鑫资讯网
  
逃妻归来要复仇第6章找回记忆

于静雅的脸色煞白,脚步踉跄的往后退后了两步。

但看着台下看笑话的宾客,她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镇定下来,拿起了一旁的话筒。

“十分感谢各位来宾来参加我和厉深的婚礼,按道理来说,早在两年前我和厉深就已经结婚了,今天不过是再重新走一个形式罢了。厉深他突然有事离开了会场,还请各位来宾不要介意,希望大家能够祝福我们永远幸福!谢谢!”

说完,一片掌声响了起来。

尴尬被化解了。

于静雅满意的抬高了下巴,拿过了一旁的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然后,便转身朝着休息室走去。

她知道,能让陆厉深这么惊慌失措的人,除了那个女人,没有谁?!

呵,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

以后,只会有她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那个人,想和她争?!下辈子吧!

于静雅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嘴角得逞的笑意,又一次微微上扬。

而另一边。

陆厉深踩足了油门,连闯了十几个红绿灯,终于到了殡仪馆。

他阴沉着脸看着这充满纸钱气息的地方,手握紧成了拳头。

看着来去匆匆的行人,以及嘤嘤哭泣的声音,他不由分说,直接抓住了一个工作人员,厉声问道:“刚才从监狱送来的……死人在哪里?!”

他不想承认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可……

那工作人员被吓了一跳,看着一脸阴霾的陆厉深,浑身瑟瑟发抖,颤抖着手指了左手边的尽头,哆嗦的开口:“那边,好像开始火化了……”

还没等工作人员说完,陆厉深便放开了那工作人员,径直的跑到了火化尸体的地方。

那里,已经燃起了熊熊烟火,几个警察和法医正站在一旁观看着。

陆厉深的脚一顿,缓缓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脑海里闪过那个女人的笑脸,让他的心猛然抽痛。

“陆总?!”

一道微冷疏离的声音在陆厉深身后响起。

陆厉深转过身,便见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正色看着自己,他眉头微拧,冷声开口:“沈行煜?!”

沈行煜扬起了一丝笑意,轻哼了一声,道:“看来陆总记性真好,对我还有印象。”

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兜里面掏出了一根项链递给了他,“对了,这是从于琪琪身上取下来的,我觉得交给你处理比较合适。”

陆厉深听到这话,后背一僵,看着他手里拿着的那条项链,他有些犹豫的接了过来,手不由得收紧,哑了哑嗓子,问道:“她,怎么死的?!”

那天他见到她的时候,她两眼无神,小脸枯瘦得没有一点肉,整个人都是死气沉沉的样子,看样子是受到了许多折磨。

“人已经死了,还过问那么多干嘛?!”

沈行煜低声笑道,眼底闪过了一丝深意,“听说今天是你和静雅举行婚礼的日子,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陆厉深眼底闪过了一丝不自然,并没有回答沈行煜的问题,看向那已经逐渐熄灭的火苗,他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

这个女人是罪有应得,不是吗?!

他不该为她心疼,为她不得安宁。

沈行煜见陆厉深离开了,冷笑了一声,看着那还在燃烧的地方,不以为意的转身,也朝着外面走去。

既然陆厉深守护不住,那么他自然会好好的守护住这一切。

有些人看似聪明,实则蠢到了极点,所以才会被别人玩弄。

只是这个道理,陆厉深现在还领会不了。

沈行煜希望他一辈子都领会不了!

“杀了你,我就能得到一切!你知道吗?!”

“于静雅,你去死吧!”

“静雅!”

一声惊叫,于琪琪忽的睁开了眼睛。

额角溢出了汗渍,眼里带着惊恐不安,见到雪白的天花板,周围萦绕着淡淡的消毒水气息。

她诧异的看着房中的一切。

摆设干净明了,以黑白灰为格调。

这不是医务室!

一个信息涌入了她的脑中,让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可这一坐,不小心扯到了胳膊上的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

而这时,门被人打开了。

她抬头看去,便见一个穿着休闲服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等看清他的脸时,她猛地一颤,哑着嗓子开口道:“行煜……”

声音一出,于琪琪的瞳孔不由得收紧,忙摸着自己的嗓子,好似被什么给堵着一般,让她说话十分的吃力,“我,我的嗓子……”

沈行煜见状忙坐到了床边,按住了于琪琪的手,拧着眉头急切的开口:“别动,会让嗓子更坏的。”

此时于琪琪的嗓音犹如五六十岁的老妪一样,苍老又嘶哑。

“我,我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于琪琪不可置信的看着沈行煜,想要挣开他的手,却毫无办法。

眼泪顺势便掉了下来,她只记得牢中的那个女人要勒死自己,之后的事情,她什么也记不得了。

而现在,她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声音变成了这样,她还是她吗?!

“子……琪琪,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犹豫了片刻,沈行煜艰难的开口问道。

废了一大圈力气才把她带出了监狱,现在她嗓子又变成这样,沈行煜有些心疼她。

听到这话,于琪琪浑身一颤,眼泪再一次滚落了下来。

她苦涩的开口道:“琪琪?!行煜,连你也认不出我了吗?!”

这话一出,沈行煜的脸色大变,手不自觉的开始颤抖。

他欣喜又心疼的看着于琪琪那张苍白无色的脸,低沉着嗓音,激动的开口道:“静雅,你想起来了?!”

说罢,一把把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住。

生怕怀里的人会突然从自己面前消失。

三年前,她和陆厉深订婚的消息一传出,他便申请去了美国进修,为的就是欺骗自己的内心。

只是,不想三年后会发生这么些变故,而他捧在心尖上的人,也因此受到了这么重的伤害!

“行煜……”

嗅着沈行煜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气,于琪琪,哦不,或者说于静雅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经过那死亡的瞬间,她的确想起来了——

然鑫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