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入骨苏迎春皇甫玥小说

来源:鹤喆资讯网
  

入骨苏迎春皇甫玥是一本古装言情小说by云下想裳,由三三文学网倾情推荐!那年上元灯节,苏迎春初遇皇甫玥,他摘下天狐面具,俊美如天神他为她在东宫种满迎春花,他为她点亮一整条街的花灯他为娶她长跪于慈安宫三个日夜大婚时,他眉眼溢满了情深囡囡,你终于是我的了。可是谁又能告诉她,为何短短三年,一切都变了他不再是那个宠她爱她的男人他成为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帝王当她被设计与侍卫抓奸在床时,他不查不问,毫不留情的将她直接打入冷宫她也曾幻想过,期待过,可最终盼来了抚着小腹满脸幸福的妹妹...

推荐指数:10分

入骨苏迎春皇甫玥小说

景元四年,初春。

清晨的未央宫内,冷风瑟瑟,枯叶纷纷。

一名上了年纪的宫女正在空荡荡的庭院内清扫,刷——刷——

周围太过安静,以至于枝条擦过地面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陈嬷嬷,这风刮了一夜,枯叶都快落满了,咱们快一些罢。”另一名年纪稍轻的宫女走了过来。

陈嬷嬷瞥了对方一眼,不紧不慢的道:

“有什么关系,反正也待不久了。”

那宫女一惊,小声道:“陈嬷嬷,这话可不能乱讲。”说着,小心的看了眼那立在宫苑门口,瘦伶伶的女人。

陈嬷嬷不以为然的冷嗤了一声,拎着扫帚走开了。

苏迎春倚在门边,平静的听着她们的碎语,即使面容苍白憔悴,依然掩不住曾经的风华绝代。

她微微垂眸,视线落在前方的石阶上,那里还残留着丝丝殷红,昨日妹妹凄厉的声音仿佛还回荡在耳边:

“姐姐,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推她

可是苏迎春真的不记得,是不是自己下得手。

当妹妹满脸幸福的抚着微微凸起的小腹,走过来,请她给予祝福的时候,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那一刻,她好像一个落水的人,无法呼吸,等她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稍稍清醒,却见妹妹已经倒在血泊中,淡紫色的裙摆晕开一大片鲜红。

苏贵妃,滑胎了。

这不是小罪,对她这个已经打入冷宫的皇后来说,是罪上加罪。

可是当时,她第一时间想的却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他该来看她一眼了吧

哪怕来质问一声,也好

无可救药,真是无可救药啊……

她扬起唇瓣,笑得凄凉,漆黑的眼眸空洞洞的,像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娃娃。

“娘娘,你怎么就这样跑出来了,小心受凉。”贴身宫女婉苹展开一件白裘为她披好系紧。

她的目光落在白裘漂亮的狐毛上,这是他送的。

“我的囡囡穿上它,可真美。”那时,他璨如星辰的眼眸盈满了深情,望着她就像在看一件稀世珍宝般。

她飞快的解开系带,扔得远远地,像是在逃避什么洪水猛兽。

“拿开,我不要,快拿开!”

婉苹捡起白裘,还想再劝,可看到她通红的双眼时,不忍心了:

“好,奴婢给您拿其他衣服,您别生气,小心身子。”婉苹急匆匆的脚步声远去,在空旷的宫殿内回荡着。

只穿着白色单衣的纤细身躯不停地颤抖,又一阵冷风吹来,钻进她宽大的衣衫,带来刺骨的寒意,可她已毫无知觉。

忽然,宫墙外响起一阵喧闹声,听着十分欢快,她心一动,扬声问:

“婉苹,外面在干什么?”

婉苹取来一件普通的厚袄给她穿上,低声道:

“娘娘,今日……是上元灯节呢,她们应该在挂宫灯吧。”

上元灯节?她的眼眸迷茫了。

“婉苹,你说今日,他……会来陪我过节吗?”这句话,她问得极轻,轻得好似不敢让别人听到,也许只是不敢让别人回答。


今年来香港留学受影响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61765/
鹤喆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