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愿你余生伴暖阳沈念容程熠北小说by七贝贝全文阅读

来源:鹤喆资讯网
  
愿你余生伴暖阳第9章 他来了

苏雨笑了笑,说道:“很快就不是了呀,她已经要和程熠北离婚了,程熠北家里养着乔诗思呢,哪有空搭理她。”

“你消息确切?”

“当然,我可是特意打听过好几次。”

“可是……”王老板胆子小,还是有所顾忌,“就算没了程家,她外公可是聂家的人。”

听此,苏雨不屑的轻嗤一声,道:“这王老板你就不知道了吧,聂家已经要倒闭了,程熠北下个月就会收购聂家。”

“现在程熠北恨不得赶紧和这女人离婚,可恨死她了,你看她的脸,就是被程家保姆伤的,连个保姆都能欺负她,王老板你又有什么好怕的?”

王老板听此,最后的疑虑彻底打消,色眯眯的朝沈念容看去。

沈念容总算反应过来,她这是被苏雨给卖了!苏雨是故意收留的她!

王老板掏出一沓钞票丢给苏雨,道:“你做的很好,今晚她就归我了。”

苏雨拿着钱,欣喜道:“那王老板今晚你就好好玩,我先走了!”

沈念容连忙抓住她,冷着脸说道:“你骗我!”

苏雨冷笑一声,甩开她,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天真好了,你都几年没联系我了,真当我对你还有同学情谊啊?”

“苏雨你这个贱人!”沈念容家教良好,哪怕恨极了乔诗思也没说过脏话,然而此刻终于忍不住。

苏雨却怒了,说道:“你又当你是什么好东西吗?不过是被程熠北玩旧了的破鞋罢了!王老板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苏雨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离开。

沈念容转身就要走,王老板那咸猪手,登时抓住了她,道:“跑什么,小贱人,我花钱和苏雨买了你,你以为你能走到了吗?”

沈念容眉目怒瞪,“我还没和程熠北离婚!你这样做得罪程熠北!”

王老板却嘿嘿一笑,说道:“这不是马上就要离婚了吗?”

说完,王老板就拽着沈念容,强行将她往一个包间里拖。

“我不要!你放开我!”

“啪”的一声,王老板一巴掌打在她脸上,“小贱人,我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

沈念容披头散发的被王老板强行拽进了包厢。

包厢里还坐着其他几个男人,男人们身边全都美女环绕。

有人吹了口哨,“哟,王老板这是哪找来的小美人?”

王老板笑眯眯道:“程熠北老婆,怎么样?漂亮吧。”

当即有人不信,说道:“你疯了吧?你敢动程熠北的老婆?不怕程熠北撕了你?王老板还是别吹牛了。”

沈念容极少以沈家少夫人的身份出去社交,因此认识她的人极少。

“哼,我还真没有吹牛,你们如果不相信,只管把程熠北叫过来,看看是不是他老婆。”

说完,他那咸猪手就要往沈念容身上摸。

沈念容害怕的往后躲着,说道:“我是!我真的是!你们可以叫程熠北过来!我们还没有离婚!”

“咦,正好我有程少的号码,不如我打程少的电话让他来验一验,怎么样?”

包厢里其他人立即开始起哄。

王老板却满脸不轻易,他还想和这小美人调调情呢。

“喂,是程少吗?您老婆在和王老板厮混呢,她自称是您老婆,您要不要来看一看?”

挂断电话后,包厢里的男人们,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谁都不觉得程熠北会过来,包括王老板。

半个小时,王老板冷哼一声,说道:“我看程少也不会过来了,我就带她先走了,你们先玩着。”

“王老板去哪?你走了我们多没意思啊。”

王老板色眯眯道:“当然是去开房。”

“开什么房,不如王老板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玩怎么样?这妹子看着真正点。”

“你们也想玩?她可是我花钱买的。”

“多少钱啊,我们给你就是了!”

沈念容面露绝望,这群二世祖,什么都干的出来,她想逃离,可她每次要逃,王老板便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此刻她的脸已经被打的高高肿起。

沈念容躲在角落里,心想如果这群人真敢对她做什么,她就和他们鱼死网破!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人缓缓打开,一人带着满身寒意缓缓走进来。

“哟,顾少,您总算来了!”

包厢里的男人们,登时起身,朝顾思明迎了上去。

“顾少,您要来,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顾思明一头嚣张的银发,耳垂上的耳钉,在昏暗的包厢里,闪着阵阵银光,整个人看起来都冷傲极了,那双桃花眼,看似多情,实则无情。

“怎么,不欢迎?”

“那哪能呢,顾少您来,这是我们的荣幸!”就连王老板,都忍不住上前去巴结。

顾思明一眼就看到了沙发里的小女人,他愣了一下。

而沈念容看到顾思明,也愣了一瞬,随后她撇过脸,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顾思明却皱起眉,带着寒意问:“她是怎么回事?”

“她?你是说那女人吗?那是王老板买来给我们消遣的,玩物罢了,怎么,顾少也感兴趣?”

“对了,王老板竟然说她是程熠北的老婆,你说好笑不好笑,王老板就知道吹牛。”

顾思明却大步朝沈念容走了过去,他一把将沈念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随即看到她高高肿起的脸。

他伸手想去摸,又想到了这女人先前绝情的话语,到底按捺住了。

他大马金刀的坐下,一把将沈念容拉到他腿上坐下,冷笑着说道:“我当然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很呢!”

他伸手,重重掐了一把她的腰。

“思明……”沈念容挣扎着想要推开他。

顾思明却攥着她的腰身不许她动,他冷嘲热讽道:“怎么?别人碰的得,我就碰不得了?沈念容,我还真是小看了,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你居然这么贱呢。”

“我不是,我是被他们骗来的。”沈念容颤抖着唇说道。

“你沈念容会那么笨?”顾思明明显不信。

沈念容眼里闪着泪花,说道:“思明,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连你也要这样对我吗?”

顾思明看着这样的她,心底蓦的一痛。


福田写字楼出租 http://1364382.51sole.com
鹤喆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