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上官卿嫣墨云精彩章节

来源:鹤喆资讯网
  

这里有上官卿嫣墨云全文预览,看呗为大家提供《》章节阅读,情节精彩动人,吸引眼球,快来看吧。上官卿嫣目光沉沉地望着她,心中有些动摇。她观察了琉璃那么长的时间了,也渐渐地知道了琉璃是个什么样的,忠心且有胆色。

《特工傻妃闹皇城》精选:

上官卿嫣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毫无所觉,可低垂的眼睫却遮住了眼底一闪而逝的幽光。

还太早了,再吧。

自己的底牌,还是不要太早暴露才好。

不同于上官卿嫣小院里的温情脉脉,上官婉儿的院子几乎要炸开了锅。

“姐姐,你怎么弄成这般模样?又是上官卿嫣那个贱人害的?!”

上官媛雅怒视着上官婉儿裹着纱布的玉手,双眸喷火。

“就是瞧着厉害,也就是划破了点皮肉,倒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上官婉儿摆了摆手,面色苍白。

她倒没有说假话,那些瓷片刺破了她的衣衫,在后背留下几道口,子只是瞧着有些恐怖,却并不太严重。

只是身上伤不重,可心里倒是吓的不轻,有那么一瞬间,上官婉儿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姐姐你身体金贵,平素连凉水都不碰的,今日却被那贱人伤的这般重,这个仇我们必须要报!”上官媛雅并不罢休,她如今脸上的伤口还未痊愈,虽然大夫说不会留疤,可那日之辱却是不能忘的!

“姐姐,我们不如把这事儿告诉爹爹,让她给我们做主!”眨了眨眼,上官媛雅提议道。

两个女儿都受了伤,就算爹爹再心疼上官卿嫣也不能包庇纵容她!上官卿嫣一向最听爹爹的话,只要爹爹动手,还不怕搞不定她?

“妹妹不可!”上官婉儿蹙眉,断然否决,“这件事情可是那位吩咐你我姐妹做的,须得隐秘才是,又如何能告知父亲?”

“可难道就任由她嚣张了?”上官媛雅心中有气,不满道,“她一个疯子,说动手就动手。毫无半点顾忌,我们偏生还不能将她怎么样,想想就有气!”

“不然能如何?”上官婉儿心中同样不甘,可她却有理智一些,“我们下次也不用对她客气,只消将她堵在偏僻的角落,直接动手就是,再无需像往日那样顾忌什么颜面!”

“早就该如此,下一次我定要叫她好看!”上官媛雅握紧拳头,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上官婉儿却是往后靠了靠身子,秀气的眉头微蹙,沉吟不语。

几次失败让她心中隐隐起了几分疑惑和忌惮。虽然并不惧怕上官卿嫣,可下一次行事,却该要仔细斟酌了。

更何况,除掉了上官卿嫣,三皇子妃的位置却还有两个人想坐,她可不想跟别人分享。

目光扫过一旁的上官媛雅,上官婉儿目光微凝。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嫡亲妹妹,也不行。

“啧啧,还真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感人场面呢。”上官卿嫣扣了扣手指下的瓦片,透过掀开的瓦片盯着房间的景象,红润的唇瓣扬起兴味的弧度。

本想着来看看上官婉儿的伤势如何,却没想到却看到这么一副姐妹情深的戏码。

居然还不死心地想要教训自己么?

呵,她们怎么不想一想,既然是偏僻无人的角落,她们可以让她求救无门,她也可以让她们有来无回!

从怀中摸出一团细细的银丝,将顶端浸泡在药瓶之中,过了一会儿,上官卿嫣抽出银丝,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借着屋内暖黄的灯光,泛着浅浅蓝光的银丝顺着掀开的瓦片,缓缓探进了房内。

落入敞开的白玉茶盏上方,只停顿了一瞬,便快速没入茶水之中。银丝顶端的药液也随之渗入。

上官卿嫣紧盯着白玉茶盏,确定时机成熟,便快速抽回银丝,银色的光芒在空气中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而房间内的两人却浑然未觉。

“姐姐,你口渴了么,瞧这嘴唇干裂的。”小声说了会儿话,上官媛雅不禁觉得有些口渴,回头嘱咐道,“来人啊,给大小姐倒两杯茶水来!”

立在外间的丫鬟闻言,忙走了进来,端起桌上的白玉茶盏便倒了两杯茶水,端了过来。

“这还是母亲前些日子送来的雨前龙井,你且尝尝。”上官婉儿道。

上官媛雅捧着白玉杯,喝了一口,叹道:“味道颇为淡雅,好茶!”

当然是好茶了,那可是加了料的好茶水,今晚你可就能见识到它的妙处了!

笑看着两人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房顶上的上官卿嫣眯了眯眼,眼底划过狐狸般狡黠的光芒。

目的已经达成,上官卿嫣心满意足地旋身而起,离开了此处。

“小姐,你这么晚去哪儿了?”

还未进房门,却猛地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嗓音,上官卿嫣前进的脚步一顿,身子僵硬了起来。

琉璃?

她不是已经睡着了么?

“小姐,大晚上的你穿着夜行衣做什么?刚刚去哪里了呢?”琉璃圆圆的脸庞从黑暗中显露了出来。

她双目紧盯着一身黑衣的上官卿嫣,一双黑色的眸子,亮的吓人。

绕是上官卿嫣心理素质过硬,此时却也无话可说。

被人现场抓包,琉璃还摆明了有备而来,面对这样的琉璃,她又有何话说?

上官卿嫣转过身,只是嘿嘿地笑着,什么话也不说。

琉璃急了,突然上前一步,盯着上官卿嫣的眼睛道:“小姐,你方才去了大小姐那里对不对?你其实已经不傻了,只是在伪装对不对?”

上官卿嫣目光沉沉地望着她,心中有些动摇。她观察了琉璃那么长的时间了,也渐渐地知道了琉璃是个什么样的,忠心且有胆色。

哪怕是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傻,她也依然会留在自己身边,效忠自己。

这样的人……是可以相信的。

可是,信任一旦交付出去,就很难收回了。如果她背叛自己……

“小姐,你告诉我好不好?太后她老人家盼了一辈子,就希望您过的好,能够健健康康的,如果她知道你好了,她肯定会高兴的!”琉璃几乎要喜极而泣了。就算小姐没有承认,可她心中却觉得小姐是真的比以前好了!

“太后娘娘会保佑你的,小姐你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琉璃紧紧抱着上官卿嫣,这么些天受到的委屈全都消失不见,化作满满的希望。

既然小姐不愿意说,她也不会多问,只要小姐能一天天好起来。她就满足了!

看着琉璃傻乎乎的模样,上官卿嫣心中一软,伸手拍了拍琉璃的肩膀,她终究忍不住轻声道:“很晚了,睡吧。”


栖霞二手房 https://m.c21.com.cn/nj/ershoufang/qixia-qilinzhen/pg1

鹤喆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