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甜甜圈圈住你沈琛-沈琛小说章节阅读

来源:鹤喆资讯网
  

甜甜圈,圈住你2

博物馆三楼的馆主办公室内,穿黑色衬衫的年轻男人脸色冷峻,薄唇肃抿,站在办公桌前,右手指尖缓慢地一一划过桌上摆放的物件,看似漫无目的,可跟随他多年的助理陈识太了解自己的老板了——一个绝不会将时间浪费在任何无意义事情上的工作狂。

“老板,你在找什么?我帮你一起找?”

年轻男人没有立刻回答陈识,而是将室内所有值得关注的物件都触摸过后,才言简意赅地吐出四个字:

“这里没有。”

这里没有,也不让他去别处找。老板不想解释,陈识也识相地不再多问。只是老板没得到想要的,就开始不自觉地释放低气压。陈识是个闷不住的性子,觉得自己需要透透气。

窗户一开,楼下两人的吵嚷声就顺势飘进了男人耳里。

“底下发生什么事?”

陈识稍微将脑袋探出窗子,侧着耳朵,仔细捡散落在风中的关键词:“好像是保安和一个女人吵起来。在说什么‘高中生\\’‘面谈\\’‘馆主\\’……”

“下去看看。”

听完最后一个词,男人重新戴上手套,推门而出。陈识也连忙跟上。

“保安,怎么回事?”

“沈先生,您怎么下来了?”保安听到询问回头,“就这高中小姑娘瞎胡闹,非要闯进去找人……”

被称为沈先生的男人循着保安所指移动视线,问:“这位小姐找谁?”

“找你妹!”

“咳——”陈识被自己咽下的口水呛到。

“嘿,小姑娘你怎么还骂人呢?”保安眉毛都竖起来了,却被男人按按肩头,示意他退开。

“我怎么就——”前一秒,甜甜还对面前的保安剽悍地叉腰瞪眼,下一秒,她的目光就定住了,黏在了那从馆内的阴影中走出来的男人身上。

男人的气质很棒,对甜甜来说是千万人中一眼就心动的类型。二十七八岁的年轻身材,挺拔高挑,脸部棱角分明,眼里闪着锋芒,又像被徽墨染过般叫人望不到底,凌厉而不失内敛。经典款的黑色竖条纹衬衫,一丝不苟地束着银灰色斜条纹领带,十足的商务气派,严谨又显得不过分古板。袖子挽起到接近肘部的位置,露出一节有力的小臂,顺着小臂干净流畅的线条而下,玫瑰金的腕表在阳光下折射着光,隐约能看清表带上的黑色鳄鱼纹,怕不是什么“壕”无人性的名表。甜甜对奢侈品没什么研究,但直觉素来准确,就连男人那双丝绸质感的黑色手套,能将手型修饰得如此贴合优雅,怕都是专门定制的,价值不菲。

不过话说回来,这天气还挺燥热,也不打高尔夫、不鉴定古董的,两手都戴手套,还真是奇怪的习惯……

“小姐冷静下来了吗?”男人微低头看她,眸色淡淡。

甜甜故作淡定地把两只手从腰上慢慢撤下来,内心却是暴走的:怎样才能在一见钟情的男人面前挽回形象?在线等,急!

“小姐?”男人的低音炮也满足了她的声控属性。

“不是,这是个误会,我一直都很冷静,我这个人很文明的,再怎么生气也不会骂人的……”扯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甜甜小心翼翼地瞅着他,“我说的‘找你妹\\’,就是字面意思,找你妹妹。保安大叔不是叫你沈先生吗?所以我想你应该就是沈宁馆主的哥哥吧?代理馆主?”

虽然,她确实存心使用了一语双关这种修辞手法。这不刚才还没看清脸嘛。

“沈琛。”

很简短的自报家门,但唇形很性感。甜甜心想。

“小姐很喜欢这样盯着人发呆?”

“啊……可能是外边的太阳太毒了,晒得我有些晕晕乎乎的,反应慢。”甜甜毫无做作痕迹地抬手按按额头,偷偷透过指缝观察沈琛的神情变化。

然而,没有变化。

他只是点点头,留下一句话,转身先进了馆。

“既然是来找舍妹的,就进来坐下谈吧。”

这年头,居然还有年轻人会用“舍妹”这种谦辞。甜甜对着他冷肃的背影,突然脑补出他换上老干部三件套时的样子。毛衣、外套、保温杯,反差萌过分可爱,她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好奇宝宝陈识听到了,凑过来,压低声音问:“你笑什么呢?”

“不告诉你。”甜甜秀眉一挑,背过手甩开他,蹦跳着追上前面的沈琛,步子踩得都是雀跃的节拍。

馆体内部一共三层,空间做自上而下的通透设计,灰白色阶梯在中央螺旋而上,一二层都是展区,联合办公区位于三楼。光线穿过穹顶交错洒落,将夜里才会出现的星空借进博物馆中。

甜甜亦步亦趋地跟在沈琛身后,眼睛却忙个不停,把上下左右都观察了个遍。三楼办公区的装修设计很简洁,白色配以银灰色流畅线条,大大延展了空间感,除了大办公区外,还有几个独立办公室,馆主的在最右侧。

“请坐。”

沈琛一进屋,先倒了杯温水递给她。

“谢谢。”甜甜接过,与他隔着办公桌坐下,随便垂眼抿了口就放到一旁,然后继续直勾勾地盯着沈琛。

“还不知道小姐的名字?”沈琛也不介意,十指交叉在身前,“实在抱歉,我常年在国外工作生活,对舍妹在国内的朋友圈子并不熟悉。”

看他语气神情并不傲慢,相反,举手投足都尽显绅士涵养,却又习惯性在谈话中摆出了强势的主导者姿态,甜甜就知道这人必然长期在职场中充当着领导者的角色。

于是,她摆摆手,笑眯眯地自我介绍道:“没关系,我叫田甜甜,叠字,糖很甜的甜。其实我不算是沈宁的朋友,否则就不会连她出国探亲都不知道,还被保安大叔拦在门外了。”

“那你找她是为了?”

“为了谈合作啊!”甜甜说着,才想起扭身从双肩包里取出文件夹,推到他面前,“你看——”

那是两份打印好的合同。家里备着打印机,她就顺手打印出来了。

“我呢,是个微博段子手,专攻情感领域,笔名‘一颗糖\\’。不敢说大红大紫吧,好歹三十几万粉丝,也算小有名气。前段时间,我看到你妹妹以馆主的名义,在网上招募能帮助失恋博物馆摆脱经营困境的自媒体合作者,进行文创产业的相关开发,很有兴趣,就联系了她。经过几次线上商议,我们已经基本就合作方式与合同条款达成了共识,所以约好今天我来博物馆,她带我实地看看,没什么问题就当面签订合约。”

沈琛微侧过脸,低头翻阅合同,姿势恰好让甜甜注意到了他完美的天鹅颈和撩人的喉结……但她还是把持住了自己,将来龙去脉简单叙述一遍。

“前段时间?大约是什么时候?”

“大概8月中旬吧。”这问题让甜甜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认真回答道,“她说她大学刚毕业,打算放弃专业对口的工作,专心投入到博物馆经营中,借鉴网红博物馆的运营经验,让更多人知道这座失恋博物馆,打造失恋者的疗伤之地。”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约好在今天见面的?”

“上周四。”

“也就是四天前。那是你们最后一次联系?”沈琛的视线没有从合同上移开。

还是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甜甜突然敛了笑意,挺直腰板,肃色说:“沈先生,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谈合作也是直来直去,更不懂得玩那些谈判上的心理战。如果是合同方面有什么条款还有异议,你可以直说,咱们再商量。”

从第一眼起就像个花痴一样盯着自己的人,忽地换了公事公办的态度,这让沈琛不由得微诧地抬眼。直视她片刻后,他才解释说:“田小姐误会了,我无意在合同条款上拉扯,这些问题也不是什么谈判策略的一部分。只是出于某些特殊原因,希望能从田小姐处了解一些舍妹的近况……她最近,看起来似乎不太好。”

“眼神杀”外加如此诚恳的语气,甜甜咬咬唇,三秒过后就败下阵来,回忆说:“是最后一次了,当时听沈小姐的话音没什么不对劲,心情不错、干劲满满的样子。”

她猜想,沈琛或许是个不知该如何关心妹妹的哥哥,才想在自己这儿旁敲侧击地了解其生活状态。于是,甜甜眼珠转转,又补充道:“事实上,从我接触她以来,她的状态一直如此,每一次交流都让我很舒服,积极明朗,聊得还算投缘,所以我才决定接下这个case。只不过我和沈小姐只有合作上的往来,生活上没有深交,更多的就不了解了。”

“好,我明白了,耽误田小姐时间了,很感谢。”沈琛听后点点头,起身将合同交还到甜甜手中,“我让我的助理陈识送你下楼。如果田小姐有什么地方想去,也可以让他开车送你一程。”

“啊?”甜甜只是下意识跟着他站起来,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田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

她指指他递过来的文件夹,没接:“这合同……”就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又给她递回来算怎么回事?

“是这样,舍妹回国时间不定,博物馆事务由我接管。我与她对博物馆的经营理念不同,暂时没有进行文创业务拓展的意向。让田小姐之前花费许多时间精力,又白跑一趟了,我代舍妹表示歉意。”

沈琛轻描淡写几句话,就把甜甜想通过与他共事,从而达到近水楼台先得月效果的美梦给打破了。

文件夹被塞过来的刹那,她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猛地将其大力摔回沈琛桌前!

“不行!”

“……”

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个敢把合同摔老板面前,然后大声说不的人!陈识在旁边快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不是……”不小心又释放了御姐之魂,甜甜赶忙把眉眼笑弯,放柔语调,“我的意思是说,开发文创有什么不好的呢?现在互联网时代,小说、漫画、游戏等等都能成为IP,博物馆为什么就不行呢?绝对是潜力股,下一个热点!”

沈琛淡定地看完她变脸的全过程,才挑起眉峰,说:“实话告诉田小姐吧,我一直不赞成舍妹从事私人博物馆的经营,你应该也知道,许多私人博物馆长期都处在亏损状态,这座失恋博物馆也不例外。我已经打算清算资产,尽快处理掉,所以也就不麻烦田小姐费心了。”

说着,他微微俯身,将文件夹贴着桌面推向甜甜。

“别啊!”甜甜见状,立刻双手齐上,压住文件夹,暗中使劲,“沈小姐说了,她之前对博物馆一直是放养模式,可不得亏本吗?这俗话说得好,酒香还怕巷子深,不做点宣传营销,当然没人知道咱们!只要及时改变策略,情况就一定会慢慢改善的。你看故宫博物院做得多成功,不试试怎么知道做不起来呢?”

“田小姐,我有我的打算。”

沈琛当然不会幼稚到和她玩这种一份合同推来推去的游戏,当即收手,直起身,语调与眼神很明显冷淡下来。

言外之意,这座博物馆姓沈,外人不要管得太宽。

话说到这份儿上了,甜甜也只能祭出撒手锏,一咬牙一闭眼,狠狠心冲他伸出三根手指头:“这样吧!我……我不收钱先给你试用三个月!要是没起色,我二话不说走人,绝不再多废话!”

“田小姐很缺合作?”沈琛索性坐回去,上身微微后仰贴着椅背。

见状,甜甜趴下来,双手托腮撑在桌上,微微歪着脑袋,笑盈盈地盯着他,说:“普通合作不少,就缺像和你这样的帅哥合作的机会。”

沈琛松领带的手一顿,眼前这个女人不怀好意的视线就徘徊在他锁骨附近,只等他松领带、解扣子,就仿佛即将占到什么天大的便宜。

用“虎视眈眈”来形容,不为过。

“田小姐真是直接。”他停下动作,不打算让她得逞。

“还有更直接的。比如,我喜欢你。”甜甜眨眨眼,神情像在开玩笑,可语气又不像。

面无表情地垂眼扫过腕表,沈琛沉声道:“田小姐,我必须提醒你,我们才认识不到半个小时。”

“用半小时爱上一副好看的皮囊,绰绰有余。”甜甜理所当然地勾唇,“实际上,我只用了一秒。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田小姐不觉得这种喜欢有些肤浅吗?”

“是肤浅啊。”她十分坦然地点点头,又话锋一转,“但你别瞧不起肤浅。如果我没有先肤浅地喜欢上你的皮囊,又怎么会花时间去了解你的灵魂是不是有趣呢?”

歪理被她义正词严地说出来,沈琛太阳穴一阵突突,心道自己是疯了,怎么会顺着这女人毫无营养的思路聊到这份儿上?

“陈识。”沈琛喊完陈识,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田小姐,老板还有事要忙,您请吧。”

“我不……哎——”

下一秒,像牛皮糖一样黏在桌上的甜甜就被陈识拽起来,推到办公室外了。

陈识擦着她鼻尖把门重重关上,顺利完成任务,却还杵在门边,偷瞥着沈琛神色,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沈琛闭眼按着眉心。

“老板,你刚才那样……算不算是被调戏了?”在作死的边缘试探,陈识觉得很刺激。

沈琛沉默片刻,睁眼哂笑:“陈识,你想休假吗?时间长又不带薪的那种。”

“多谢老板体恤,不想不敢不需要!我这就去监督财务核算资产。”


北京日租房 https://bj.m.c21.com.cn/
鹤喆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