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顾长冬姜旭(顾此长冬顾此生)小说

来源:鹤喆资讯网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顾长冬姜旭,这里提供顾长冬姜旭小说阅读,顾此长冬顾此生小说讲述了。姜旭只觉体内燃起一股热流,窜遍了四肢百骸,急于寻求一个突破口。一双冰凉玉手替他挑开了衣物,两相轻触,下腹冲动愈发明显。

内容精选:

“殿下,太子妃去了新房。”

闻言,姜旭大步冲向了明玉阁。

明玉阁内无人,他推了门进去,嫁衣如火的新娘子端坐在床前,双手交叠,手指微屈,不安使得身子稍显僵硬。

一切陈设,和三年前他娶她时一样。

环视一圈,并无顾长冬的身影。

姜旭正要离去,身后却传来一道熟悉嗓音。

“殿下,不想要新嫁娘了么?”

他回头,就见顾长冬扯下凤穿牡丹的红盖头,眼也不眨地盯着他。

一道疾风掠影,姜旭已然扣住了她的细长脖颈,“书娆在哪里?”

他在紧张另一个女人。

姜旭手指缓缓收紧,眼底浮出冷肃光芒,似要将其碾碎一般的恨意。

顾长冬一笑,凭借姜旭予她的一点儿微薄空气呼吸着,她勉力道:“殿下忘了,妾身小字,便是书……呃……”

“娆”字未曾吐出,姜旭已然甩开了她。

顾长冬剧烈咳了几声,而后拦身截住了姜旭欲走的脚步。

屋内燃了催情香,她在姜旭此前喝的酒里又添了些其他东西,顾长冬有把握,她定然能有一个孩子锁住他。

她压根儿就没有身孕,不过是她想凭此阻止姜旭与书娆成亲。

可最后,她的所作所为,却撼动不了书娆在他心底的位置。

终究,蒲苇如丝韧,磐石却转移。

姜旭只觉体内燃起一股热流,窜遍了四肢百骸,急于寻求一个突破口。

一双冰凉玉手替他挑开了衣物,两相轻触,下腹冲动愈发明显。

情迷之时,顾长冬听到他说:“顾长冬,你同你母亲一样,心狠手辣。”

顾长冬犹如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她的母亲……

“姜旭,你可别忘了,我的母亲,也是你的母亲。”

三年前,所有人都在反对着二人亲事,却不想,因她后背胎记,让皇后认出了她。

顾长冬,竟是曾经皇后入宫前与他人所生。

他们的爱意,有违纲常。

闻言,姜旭掐着她的手稍顿,咬牙切齿道:“闭嘴!”

他还记得,顾长冬对他说:“阿旭,他们都说你我成亲有悖常理,可我偏偏要证明给他们看,我们发乎情,止乎礼。”

只是说这话的人,如今却屡次对他用药。

……

翌日清晨,顾长冬让人将床底下的书娆拉了出来。

“你要记得,我顾长冬一日未死,这太子妃的位置,便容不得你肖想。”

姜旭刚到门外,听到的便是顾长冬发了狠的话语。

她要的,只是太子妃的位置。

他推开了她,将书娆身上绳索解开,任书娆倒在自己怀里痛哭起来。

“顾长冬,这东宫,还容不得你放肆!”

戕害妃嫔,这条罪名,死死钉在了顾长冬的身上。

时值盛夏,骄阳毒辣,顾长冬跪在东宫门外,手握狼毫,苍白着一张脸抄写佛经。

姜旭命人看住了她,他道:“佛经能洗涤罪孽,顾长冬,什么时候,你的罪孽洗干净了,你再起来。”

可她有什么罪呢?

不过是他终于厌烦了她,要赶她走,而她死皮赖脸,不择手段地想要留下罢了。

皇后听闻了姜旭所为,气得柳眉倒竖,顾不得头风发作,带着一行人便赶了过来。

“如今太子妃身怀有孕,谁人敢如此大胆,竟敢藐视皇嗣?”

姜旭偕了书娆而来,“是孤,太子妃顾氏欺君罔上,戕害后妃,母后以为,儿臣可是罚得重了?”

皇后大愕,“欺君?”

她转向顾长冬,低声一问:“太子所言,可是当真?”


河西租房网 https://tj.c21.com.cn/zufang/hexi/pg1
鹤喆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