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离奇的捞尸经历

来源:鹤喆资讯网
  

这一站我们来到了黄河边,来拜访黄河边上一个最神秘和古老的职业“捞尸人”。

黄河是我们国家的发源地,孕育了数万万的中华儿女,所以我们亲切的称黄河为“母亲河”但是这位伟大的母亲也有生气发怒的时候,我们都知道黄河原本就是一个地上河,水面波涛汹涌壮阔,吸引着好多人去驻足参观,同样这条河从古至今也吞噬了无数个鲜活的生命!

像一些在黄河边上游玩被汹涌的海水卷走的,在船上失足落水的,跳河自杀的,或者一些为了谋财而害命,将尸体丢弃在河水中的,总之形形色色的尸体应有尽有。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衍生出了黄河边上捞尸人这个特殊的职业,他们的工作就是将那些落数的尸体,打捞上岸,有那些死者的家属前来认领。

在黄河上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个船夫撑着一个小船在河面上飘荡,他们不是船夫,也不是渔民,他们有一个很特别的称呼叫做“水鬼”!

称之为水鬼,他们并不是真正的鬼,而是和我们一样的活人,只不过他们经常和尸体死人打交道才有了这样一个称呼,有些人还有很多报道中都说过捞尸人这个职业,听起来有点恐怖离奇,大多数人都认为这项职业这么特殊一定是收入不菲吧,一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让我们谁都想不到的是捞尸人打捞尸体完全是免费的,不需要钱的,国家会给与他们一些补助,有些很不恰当的比喻他们和那些警察叔叔等国家公务人员差不多,只是为大家服务是不收费的。

这里边也是有原因的,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捞尸人这一行的讲究也就更多了,其中有一项就是说到了酬劳的问题,因为打捞尸体属于赚死人的钱,要是收了钱这属于“晦气钱”拿到手里也不吉利。

还有就是捞尸人必须是水命,而且是男性,因为女性属阴不适合这种职业,此外捞尸人都是师徒相传的,有个规定就是一个师父只能够收一个徒弟,这个徒弟必定是经过精挑细选有胆有识的那种,如果没有胆子根本就经受不住后天的训练。

收了徒弟以后首先要进行尸气的补充,就是让徒弟浸泡在养尸池子里七天七夜,也算是给他沐浴斋戒了,七天之后才算正式出关,才能够和师傅一起出海打捞尸体,所谓养尸池也不是什么修炼邪术,养尸体的池子,而是防止那些被打捞上来没有来得及认领的尸体,不至于过早地腐烂掉,而暂时存放的池子。

除了这些打捞尸体的规矩也很多,像什么必须坐铁皮船,每次出去捞尸都要在船上带一只大红公鸡等等,由于我拜访的那个捞尸人是个外乡人,年纪又大说话方言很重,而且有些说不清楚,具体的一些细节我只能猜一个一知半解,不过经过我的软磨硬泡,这个老水鬼答应带我一起去打捞一次尸体,这其实是破坏规矩的,不过之所以会答应我这样的请求,主要是因为我的职业也比较特殊。

我是幽幽,一个业余的网络恐怖小说写手,未能够写出更多更好的故事,我每天的任务除了写稿子之外,就是去探知那些稀奇古怪的地方,去拜访那些充满离奇色彩的特殊职业者,还有那些偶尔遇到的意外突发事件的现场,我会用我的笔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我觉得我就是这些我们看不见东西的代言人,在我的笔下让他们变得不再神秘!

老水鬼的特殊说话方式,让我失去了和他继续聊下去的兴趣,只希望能够快一点见到打捞尸体的过程,一般捞尸人都是将发现的尸体打捞上来由人来认领的,也有人主动找来捞尸人帮着打捞的,这次我们就是受到了一对中年夫妇的邀请,来打捞他们游玩的时候失足落水的小女儿。

我们的身体和水的密度基本上差不多,由于尸体死亡以后会腐烂产生很多腐烂的气体,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尸气,致使尸体膨胀漂浮在水面之上,所以打捞起来很方便的,一般的都是用一个绳套套住尸体的某一个部位就可以了,但是有些腐蚀的比较严重的就要用大号的渔网了,不然尸体会被扯断的,这是对死者的不尊敬。

小女孩落水的时间是在七天前,现在尸体被泡了这么久早就该浮在水面上了,这就更加增大了捕捞的难度,因为谁也不知道尸体被河水飘到了哪里,我们只能沿着水流一路向下慢慢的寻找。

这是个漫长而又无聊的工作,因为就算是受人之托前来打捞尸体,半路上万一遇到了其他的尸体也要帮着打捞回去,捞尸体的船只都很小,一般只要捞到一具尸体,就要赶紧送回去,方便那些死者的家属能够第一时间发现认领到自己的亲人。

今天也不知道道为什么这么奇怪,好像黄河里边的尸体都让我们给遇到了,还没有达到小女孩母亲所说的那个落水地点,我们就沿途打捞到了四具尸体,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来回往返四次了,这是第五次出来打捞了,老水鬼告诉我这也是最后一次,要是好不到小女孩儿就只能明天了,这也是这一行的规矩,规矩还真是不一般的多呀!

我只希望这次不要再找不到目标了,失去孩子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了,要是知道孩子死了连个尸体都找不到,那么他的父母该有多伤心呀!

但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我们半路上又遇到了一具尸体在水面上漂浮着,老水鬼毫不犹豫的划着小铁皮船靠近那具尸体,已经是第五具尸体了,看惯了这些东西的我,已经对死尸没有了一点兴趣,甚至躺在小船上还打起了盹儿。

河水不知道为何飞溅到了我的脸上,脸上突然传来的冰冷刺激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看了看四周天已经有些擦黑了,我依旧躺在小船里,旁边就是那具被黑布遮盖起来的尸体,老水鬼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船头划着小船。

夕阳斜下黄河上的风景也是大好,我举目望着远方,隐约听到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呼喊着,这个声音距离我们的船越来越近,只听到那是一个小女孩再喊:“带我一起回去”,但是看不到小女孩的影子。

声音很飘渺,似有似无恍惚间就消失了,我看了看老水鬼看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我想刚才肯定是我幻听了,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们的船只靠岸的时候,发现在船的下边还有一具小女孩的尸体~!

下一站我们要去哪里?

鹤喆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