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妈妈我想回家

来源:鹤喆资讯网
  

这是个基于真实事实改编成的一个故事。我的家乡是个靠着红树林的小村子。

我们村子三面都是红树林,所以几乎没有可耕种的土地。村子的人都很贫困,而且当时的医疗条件非常差,导致小孩的夭折例相当高。一般小孩过了七岁才能算是出了鬼门关。

未到七岁夭折的孩子会被大人们用一个草席包着草草的埋在一个小山包上,因此那个小山包埋葬的小孩越来越多。渐渐的人们忘记了这个小山包原本的名字

改称之为婴儿山了。

一天一个中年男人匆忙从婴儿山中跑出来。他叫陈老四,老婆叫谭红,一家五口人,本来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大女儿刚刚满七岁,但她的脚已经不能走路了,终日在床,各方治疗也不见好转。如此重病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村民见到他从婴儿山中如此慌乱的跑出来,都有些诧异,但很快便摇头叹息一声离开了。

这件事很快被人们淡忘了。

当时的农村家家都是烧柴火的,其中以“引火柴”需求量最大。而所谓的引火柴一般是树木的落叶。所以村子周围的落叶基本上被村民们扫光了。

婴儿山中树木都十分高大,落叶也非常多,却几乎无人敢去扫。偶尔有一两个胆子大的村民结伴进去扫也往往会被吓得落荒而逃。甚至连簸簸箕都被扔在里面了。

据那些进过婴儿山的人讲,他们一进到里面就感到寒意从脚底升起一直到头顶。耳边时时环绕着婴儿的哭声,有时还杂着点幼童的说话声和哭声。更恐怖的是他们在收集落叶时,有时会扫出一些小儿的骨骼。甚至他们会觉得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角…。最近甚至听到有人在耳边哭着说:“叔叔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他们说这些事的时候结结巴巴,旁人都能从他们眼中看到恐惧。

但是不是人人都怕这些呢?

当然不是。

村中就有一个不怕鬼的大婶,她娘家是湖南的。皮肤有点黑,人很是高大,说话声音宏亮。据说她还懂一点道行。

现在也有六十多了。当年她还年轻的时候,家里的小孩就因贪玩在婴儿山惹过脏东西回家。

据当时村里的人回忆,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大婶的小儿子当时才七岁叫扁头,正是贪玩的年龄。农村的小孩玩具少,所以小孩们都是相互聚在一起玩游戏,要不便是掏鸟窝类的。

那天一大群小孩由于好奇便跑到婴儿山上找鸟巢,当时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但当他们回家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坡脚的小女孩悄悄的跟上了他们。

当小孩们各自回到家后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异常什情况出现,但当玩了一天的扁头回到家的时候,家中的大黄狗狂燥不已,那些在家门口找食的公鸡,一边慌乱跑远了,一边咯咯的叫个不停。

大婶夫妻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扁头也按照平常一样吃完饭后,便睡下了。但夜里大婶家的的锅碗瓢盆突然响了起来,还伴有小孩的跑动声和哭声。但那跑的声音听起来却是有点别扭,伴着那奇异的笑声更是令人慎得慌。但大婶向来不怕这些东西,她推开房间门到厨房和大厅去查看。

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地上有些小小的脚印。扁头房间传来了哭声,而那串脚印也正好通向扁头的房间。小扁头房间的哭声越来越大。

大婶心里一惊,忙向扁头的房间跑去。

扁头正坐在地方口水直流,还一边大哭。突然他咯咯的笑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大门的方向走回,嘴里还一直说妈妈我要回家。

大婶突然一惊,这孩子难道惹上了脏东西吗?她忙叫醒丈夫让丈夫拉住扁头,便急忙出门去了。

大婶很快找到今天和扁头一起玩的伙伴。从他们口中大婶知道了扁头原来进了婴儿山了。大婶大概明白为什么扁头会这样了。

在家的扁头已经坐在了地上,一边流口水,一边直直的盯着大叔。一只脚好像不能正常活动。但他还是想往门的方向爬去。

大婶终于回来了。她带回了村中的屠夫,还有一个村中的妇女。扁头一见那位妇女突然大哭道:“妈妈我要回家!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那。你带我回家好不好!在那里我好怕”

大叔一脸茫然,他虽然猜到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但眼前的变故还是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他轻轻拉了一下扁头,但扁头什么反应也没有。

大婶轻叹一声:“做孽啊!妹子有什么就对孩子说说吧。”

那位妇人哭着扑向扁头哭着:“妈知道你苦,但家里实在没有办法啊,弟弟妹妹还小,为了治你的脚咱家已经砸砸锅卖铁了。家里真的拿不出钱了。你爸不忍心看着你这样,才…。”

众人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原来这么妇人就是谭红,跟着扁头回家的正是她的女儿小米。大家也都明白如果家里再治小米剩下的两个孩子就得饿死。村里人也并非见死不救,也都送钱送米的。但村里人生活也都不好过,送那点东西好像杯水车薪小米的病就像是个无底洞。这个贫困的家庭又怎么能填的满啊!

谭红的哭声撕心裂肺旁人站着的三个人也眼角湿润了。

但又能如何啊!

大婶推了一下谭红说道:“妹子她在我们扁头里面也不太好,你看…。”

谭红点了点头说:“我这就带她回去”

扁头听到两位大人的对话,吓得紧紧抱着谭红,浑身发抖。

大婶看到这种情况急了,那可是她的孩子万一有个好歹,叫她可怎么办。她忙向旁边的屠夫使了个眼色。

屠夫顿时会意,大喝:“小米天都黑了,你还在这干什么?出去!”

屠夫的声音如惊雷般振响。谭红怀中的扁头好像被吓到了,突然眼睛一翻晕了过去。接着扁头的身后出现了个瘦瘦的女孩,头上绑着马尾辫,身上穿着件满是补丁的红棉袄,裤子破了好几个洞,左脚包着白纱布有点黑色血迹,一双小脚光着。脖子一道红红的瘀痕异常醒目。她不安的站着,双手不停的弄着衣角。

四个成年人被吓住了,一时竟不知所措。

小米脆生生的叫道:“妈我想回家,我想弟弟和妹妹”说完她他谭红走去了。

谭红连连后退,咬牙道:“小米你不能回去,你回去会害了弟弟妹妹的。”

众人陷入了沉静中,谁也没注意到这时大婶悄悄向着卧室去了。

小米开始哭着说道:“妈我不要回到那里,我怕。我要回家,妈!”

谭红一把把门关上,用身体抵住们。哭着说:“你不能回去,不能回去啊!”

呜呜的哭声让人听得心慌意乱。

小米正一步一步向大门处走去。这时大婶出现了,用一根粗麻绳套住了小米。小米更加惊慌的向谭红奔去,但绳子拉住了她。

小米倒在地上泪流满面的喊着:“妈妈你让我回家吧!妈妈”

大婶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个孩子也怪可怜的,妹子这绳子你拿着吧。你把这绳子放哪她以后也在哪了。”

谭红双手抖动着接过了绳子,转身开门走了。

“唉”。屠夫老七叹了口气也回去了。

后来有人看见谭红家旁修了个小小的坟包,一根麻绳静静躺着在旁边。跑过的村民从谭红家门着走过无不叹息道,“小米回家了,那婴儿山还有这么多米呢?他们又何去何从。”

时至今日,婴儿山中还有人会听到,“妈妈我想回家…”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苗寨诡事》

《敲尸人》


货架数控冲管机 zqzhenhua.51sole.com
鹤喆资讯网